当前位置 : 首页 > 媒体中心 > 新闻中心
活动资讯 | 探讨行业未来发展新机遇,低空经济产业发展展望研讨会在深召开
发布时间: 2024-04-26 浏览次数: 103927

4月24日上午,深圳湾论坛运营管理机构承办的低空经济产业发展展望研讨会在深圳顺利召开,活动旨在汇聚行业专家、产业学者和各界精英,共同探讨低空经济产业的发展趋势、政策环境、应用场景以及商业模式等核心议题。

 

 

会议邀请到产业经济、区域经济领域著名学者、深博联理事长(会长)、国家高端智库-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研究员宋丁教授,中国交通运输协会低空交通与经济专业委员会华南委主任、深圳市低空经济专业委员会专家成员、鹏城低空经济产业发展(深圳)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立波,博士生导师、深圳大学校特聘研究员王小峰教授,航空航天领域实战专家、深圳市通用航空协会高级顾问姚颖老师,深博联党支部书记、深博联驻会副会长赵国权、深博联副会长郑学华,以及来自深圳大学、南方科技大学、中国移动上海产业研究院、中益控股、前海股交中心、企业创新发展促进会、奋腾公司、华雅科技成果转化院、前海工匠等机构近四十位博士、专家、学者、企业家、科技人员、商协会代表、机构负责人出席会议,共同探讨低空经济产业的发展趋势、政策环境、应用场景以及商业模式等核心议题。会议由深圳湾论坛组委会秘书处总干事、深博联秘书长王啓航主持。

 

 

 

会议主要围绕以下几个核心议题展开:

 

议题1

未来eVTOL运行是否需要设置低空航路,还是主要通过算法进行避障呢?

 

王小峰教授表示,其本身是研究数学、人工智能方向的,从生物智能算法来说,“鸟群算法”和“鱼群算法”能够实现有效实现避障,把整个航线比喻成一棵大树,末梢枝节部分可通过人工智能避障,但主干道仍需有专用航线,以避开密集人群和建筑。

 

 

刘立波主任表示,电动航空无人机的避障技术在运营阶段其实并非难题。通过5G、视觉算法和雷达等先进技术手段,无人机在起飞前已经完成了大量的安全信息保障测试。特别是在农业农林空旷场景中,这些技术的应用更为得心应手。而在城市环境中,深圳已经走在了前列,美团送外卖的无人机已经实现了多机编队和多机起降。在航空业中,安全是首要考虑,包括生命安全和航路安全。做飞行安全规划的时候,航线和安全避障都是企业在研发产品之初就应该和空管航管部门充分融合。应促进多种机型、多种旋翼、多种固定翼技术场景优势的企业的充分融合,形成强大的整体。所以说我们在考虑生命安全、航路安全的时候,我们考虑的是城市的整合力,如何让多个企业这种安全技术协同为国效力,为城市效力,这个是解答安全运营的一个很好的、战略很高的一个角度。

 

 

 

 

议题2

如何有效管理低空空域资源?如何建立系统性的统一监管体系?是否必要建立全域全国飞行审批机制,从源头有效制止黑飞现象?

 

关于如何有效建立低空经济监管体系方面,宋丁教授提出“三轨并行”的观点,即产业扩张、规则建立和监管应同步进行。产业需要迅速规模化扩张,而规则的建立则有助于确保产业的规范化发展,监管则应在产业和规则的基础上确保市场的有序运行。为实现低空经济的规模化发展,需要解决一系列技术问题,如机场建设、航路规划等。同时,政策层面也需给予支持,为产业发展创造良好环境。宋教授认为,深圳在新能源等领域已走在前列,低空经济也应成为其重点发展领域。深圳作为先行示范区,应在低空经济领域发挥引领作用,努力发展成为国内低空经济领域的领跑者,乃至世界低空经济的领跑者。

 

 

 

关于黑飞问题,宋教授表示,黑飞是一个非常普遍存在的现象,在没有相关政策法规管控的低空盲区,任何的飞行都是所谓的黑飞。黑飞现象是产业本身的发展阶段造成的,在起步阶段,国家不可能在没有一个产业发展的前提下就拿出太多的制度规定和强大的监管体系来约束一个还非常薄弱的产业,那是不匹配的。产业规模发展起来后再考虑强化监管,再来制止黑飞才有意义。宋教授还强调,其个人主张发展低空经济首先是基于技术安全而不是监管安全,技术上不应出现大问题。监管是必要的,但前期先不要去过度地限制,监管先行就什么都发展不了了。就目前的低空经济发展阶段来讲,我们国家一定要大胆地推进、大规模地推进,尤其是深圳,我们的根基很扎实,所以低空经济一定能飞起来。想要飞起来的话一定要有挑头的,我们深圳就承担这个挑头的责任。

 

刘立波主任表示,农业在黑飞这一块的管理体系是非常健全的,农用无人机免申报,因为是搞生产的,种植区几乎都是地广人稀,最大的阻碍是电线、电缆、天然气管线等,有的时候在野外郊外它都会产生一些安全事故,这是小概率。好像大部分人对黑飞可能会产生的后果感到恐惧,比如说会不会把民航飞机给弄下来,或者是干扰机场运营之类。其实拿俄乌战争来举例,如果一个无人机能把民航飞机或者直升机给弄下来,考虑空间、时间定位、数据航速等因素,如果是人来控制,这是极其困难的。因为如果可以实现的话,乌克兰早就把俄罗斯的战斗机给挑下来了,它是不存在这种技术路径的和空间概率的,不是绝对不存在,是相对不存在。所以说我们不能把几乎不可能出现的事情放在第一位,来要求产业做到极致。西方的民航机场两侧都有通航机场,都有垂直起降的机场,西方没有说不让融合飞行,就有人驾驶民航通航共用一个机场。所以说当我们面对这种颠覆性创新的时候,不能用“外行思维”来看待,什么叫黑飞?黑天飞吗?没有身份地飞吗?我们对新生事物不能带有这种颜色符号,然后我们的既定思维给其这样的一个标识,实质是对科技创新不利的,我们要齐心合力推进这个东西发展。

 

 

 

 

议题3

目前,大多民众对eVTOL的了解程度较少,对飞行乘坐安全存在担忧,对是否构成扰民存在顾虑?对未来城市规划建设会带来哪些影响等。

 

王小峰教授梳理了四个关于eVTOL的安全问题。一是技术方案方面,多旋翼eVTOL主要有三种类型,各具优缺点,无机翼型操控简单但安全性低、矢量推进型安全性高但操作难度高、复合机翼型则平衡了操控性和安全性但成本更高,上述几种技术方案的差异化导致驾驶员培训和资格认证缺乏统一标准,决方案是采用人工智能自动化来取代人工操作以解决这个问题;二是应急安全方面,目前主要有降落伞和外包裹式安全气囊两种方案,这个方面问题相对较小,三是航线安全方面,不同需求的飞行器有不同的飞行高度,需要开辟相应的专用航线,同时也需要考虑到地面建筑和人群的安全,这就要求接下来在城市规划中要预留专用航线;四是隐私安全方面,低空飞行可能引发隐私问题,需采取措施保护公众隐私。

 

姚颖老师表示,现在eVTOL等这种电动式飞机的安全性应该是所有的飞行器里头最高的,这些飞行器在设计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遇到突发状况的问题,就算所有的旋翼都出问题 ,在下降的过程中会起到一个类似降落伞的作用,就是它下降的时候还会带动旋翼旋转产生阻力,降低下降速度。另外关于会不会产生噪音的问题,因为电动飞行器本身声音是非常低的,基本不会影响到居民生活。另外,姚老师还提到,参照现有的民航体系来说,国内低空经济的发展可以划分为制造方、运营方、场地方和监管方等多个板块,每个板块由对应的专业人士去做。当前低空经济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应用场景的局限性,导致难以形成大规模的产业。姚老师认为,eVTOL在医疗救护和养老经济领域具有较大的市场潜力。运营方应提出具体需求,制造方则根据需求进行设计和生产,以确保产业的盈利和可持续发展。

 

 

 

在专题提问环节,主持人就一些热点问题向几位专家进行了专项提问,进一步解答了产业界和普通民众对低空经济产业的关注和疑虑。

 

 

专题1

目前深圳作为低空经济发展较好的城市,其他城市想要发展低空经济,可以从深圳发展中学习到什么?有哪些可以借鉴?

 

宋丁教授表示,深圳在低空经济方面的确是走在全国前列的,所以还是有一些经验可以总结的,也需要向全国传播这些经验。一是产业发展经验,从经济特区到先行示范区,深圳强调实验权,所谓实验权就是你放开做、大胆做,这种宽松的环境大大促进了产业发展,内地和深圳之间应该多交流多互动,特别是有些先行的经验可以传导过去;二是政府政策大力支持,政府的政策支持在低空经济发展中至关重要,深圳在此方面一直走在前列,及时出台相关政策和条例,为企业提供明确的指导,内地政府应学习这种及时、有针对性的政策支持,同时注重扶持而非过度监管;三是投融资领域,深圳在投融资方面展现出多样化的力度,资本逐利,看重发展前景,深圳的资本集聚,包括传统银行体系和资本市场,为低空经济提供了强大的资金支持,内地可借鉴这种经验,吸引更多资本参与低空经济发展;四是社会组织中间环节,低空经济的发展需要社会力量的参与和整合,深圳在此方面提供了启示,通过中间环节和社会环节的最大化利用,形成巨大的融合力,内地可借鉴深圳的经验,利用社会力量推动低空经济发展。深圳的企业和政府动态备受全国关注,各地纷纷在深圳设立孵化基地和招商办,深圳应与内地城市加强合作,共享经验,共同推动低空经济的发展。

 

 

专题2

我们距离实现eVTOL常态运行还有多久?还有哪些方面需要发展?

 

姚颖老师分享了其自身的经历,他说道:“我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是,1987年我从西工大调到中海直参与航空俱乐部的创建。我们当时的设想是在宾馆前台设立牌子,宣传深圳空中旅游,提供航班表,并与酒店签订合同,让酒店前台销售机票,我们给予20%的提成。理论上,这似乎是一个可行的模式。然而,实际操作中却遇到了问题。我们的运五飞机最经济的成本是坐满15人,但卖票时无法控制人数。在80年代末的深圳,人力相对稀少,每个航班可能只卖出5张甚至1张票。面对这种情况,我们不得不飞,否则难以建立信用,但亏损也很大。后来我灵机一动,我利用在学校时组织活动的经验,尝试向深圳的学生介绍航空知识、推广飞行体验、看最先进的国外直升机,以20元的价格提供20分钟的飞行。通过与学校合作,我们成功地吸引了大批学生参与,甚至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深圳的所有小学、中学和高中学生都参与了这个项目。这个经历让我深刻体会到,运营模式的选择至关重要,一个好的模式能推动事业的快速发展。”

 

 

专题3

目前,淘宝在售eVTOL价格200万,低空飞行器如eVTOL等是会发展成富人的玩具,还是能真正走入老百姓中、服务群众?成本问题如何控制?

 

刘立波主任表示,其实淘宝这个案例宣传意义大于实际交易,但是通过宣传工具会对我们新兴产业起着四两拨千斤的作用,所以淘宝卖eVTOL也相当于一次科普,低空经济得以向更广泛的受众展示其潜力和价值。媒体的力量不仅在于其信息传播的速度和广度,更在于其能够引发社会关注和讨论,进而推动产业的发展。但是由于媒体通常只是以新闻的角度去宣传,新闻是转瞬即逝的,由于现在媒体的细分化、跨界化、碎片化特点,导致关于低空经济的信息流变得零散、混乱和不系统。这种情况使得公众对于低空经济的认知变得片面和模糊,增加了服务生产力和服务百姓的成本。

 

刘主任强调了深圳的华强北精神,深圳的领先恰恰是华强北精神的领先,我们不能把华强北总结为一个山寨的交易平台,而是学习型创新的最佳载体。华强北在电子元器件等领域的学习和创新,为深圳在电子产品、互联网产品,乃至航空飞行产品等领域的进步奠定了基础。华强北精神应该得到更多关注,而非仅仅关注其现有的商业模式。深圳要通过具有长期使命和产业观的行业协会来赋能,推动目前面临瓶颈的产业进行转型,降低产业成本,促进产业发展。这样一来,低空经济的“华强北”就出现了千业百态,就不要依托于信息层面的淘宝来进行展示了。因为淘宝吸走大家的数据金融,表面上看是我们买到了那些便宜的东西,但是背后的金融属性、信贷属性造成的这种金融潮我们也不好解读。深圳在低空经济领域只是迈出了打响名声的第一步,还需要进一步解读和表述其对一产、二产、三产的联动效应,并建设相应的产业聚集区,以促进产业的健康发展。

 

 

专题4

低空经济是否能像互联网+一样创造出低空+的经济模式?

 

王小峰教授表示,互联网成功的本质是反别人的垄断,制造自己的垄断,这过程涉及两点,一个是拼的是成本,另外一个就是达成共识。低空经济也同理,它有一个去虚向实的过程。互联网在过去相对来说比较虚,它跑的是信息,跑的不是实体。但是目前我们看到了互联网在人工智能阶段,在去虚向实阶段会面临算力瓶颈,需要消耗相当大的电量和能源。未来能源可能短缺,价格可能上涨,现在全国看起来光伏新能源产量过剩,其实在未来是会非常缺能源的,因为目前考虑到双碳政策,以后要碳达峰。关于用电这一块,比方说原本是从珠海飞到深圳只需要200块钱的电费,平摊下来4个人每人只要花300块钱,如果电突然翻了几倍,这个费用就不是这样的了,那么能源这一块是重中之重。如果说能够把低成本做好,达成民族共识,那么相信低空经济也可以跟去虚向实的互联网+一样也能够有很好的经济模式。

 

在交流分享环节,智航无人机代表贺中笑,峰飞航空代表王晟,西北工业大学著名校友、我国电子工业战线老兵陶炎民,原空军某部退役干部、金融战线老兵、深博联党支部书记、深博联驻会副会长赵国权等也就各自在航空航天方面的研究成果、学习体会、工作经验进行了分享。

 

 

 

本期低空经济产业发展展望研讨会的成功召开,让我们不仅对低空经济产业的发展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也对未来可能面临的挑战和机遇有了更清晰的认识。专家们的答疑解惑、专业见解和深入分析为我们提供了宝贵的启示和思路。展望未来,低空经济产业无疑将成为推动我国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会议由深圳市新兴战略产业博士专家联谊会、中国交通运输协会低空交通与经济专业委员会华南委主办,深圳湾论坛[对话深圳湾]栏目组、CK-Space智联产业加速器承办,鹏城低空经济产业发展(深圳)有限公司、深圳创识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熙府深圳湾产业基金、中科云遥(深圳)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大学河南校友会(筹)、西北工业大学校友会等机构大力支持。

相关新闻
北京大学曹和平教授讲解《双创经济与中国新一轮增长》
2017-08-09
搜狐旅游网--双创经济与中国新一轮增长--深圳湾论坛隆重召开
2017-08-23
中国建设网--双创经济与中国新一轮增长--深圳湾论坛隆重召开
2017-08-23
Copyright @ 深圳湾论坛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7109545号深圳网站建设公司:联雅网络